大洋新聞 時間: 2013-11-07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蔣雋 見面會上,黃永玉回答記者提問並對自己的文學經歷做了介紹。 信息時報記者 巢曉 攝 昨日,開幕儀式結束後,星雲大師在現場揮毫留下墨寶。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信息時報記者 蔣雋
  昨天的廣州城星光熠熠,兩位泰斗級人物不約而同在廣州辦展覽。佛教泰斗星雲大師在省博辦書法展,畫壇泰斗黃永玉在廣圖辦文學展,兩者相距不過百米。一個上午在省博揮毫,一個下午在廣圖即興幽默,兩人還住同一間酒店。
  黃永玉:太平年月才搞文學
  沈崇文、夏衍一代的老頭子現在已沒幾個了,黃永玉不但健在還挺歡實。昨天,“我的文學行當——黃永玉作品展”在廣州圖書館展出,這是黃永玉以文學為名展覽的頭一遭。
  “母雞隻管生蛋,不管喜歡哪個蛋”
  黃永玉談及對星雲法師的觀感,“我見過他,朋友讓我送過一幅畫給他,但我對他的理念並不瞭解,沒有時間去研究。聽說我們住在一間酒店,我有點好奇。”
  黃永玉的幽默好玩兒是有名的,記者也領教了一把。他的《比我老的老頭》鮮活地記述了沈崇文、夏衍、林風眠、李可染等中國文壇一帶精英,如今這些老頭都不在了,只剩下黃永玉自己這個老頭,讓他也很感慨。他最喜歡哪個老頭?“你問母雞,生這麼多蛋最喜歡哪個,它答得出來嗎?母雞隻管生蛋,不管喜歡哪個蛋。”
  “雕塑貴,文學稿費低且極易出事”
  黃永玉開畫展不奇怪,但開文學展就少見。文學與畫畫對他意味著什麼?他直率地說:“文學像鋼琴,表達能力強,全面,畫畫則像小提琴。但是養不活自己,我要是只寫文學,到不了今天,早就餓死了。年輕人創作文學靠書本知識,年紀大了搞文學有生活經驗,但是我年紀大了有閱歷了,膽子也變小了,搞文學一句話寫錯就會有事。”
  “畫畫是用另一種方式書寫文學,但是稿費太低。雕塑貴,文學稿費低且極易出事,畫畫能養雕塑,養文學,所以太平年月才搞文學。”
  “對家鄉的愛?太愛她因此恨她”
  黃永玉愛跑車、愛英國煙絲,跑車不止一輛。“你對家鄉建設從未出過資,是個財迷嗎?你的金錢觀是怎樣的?”有人問黃永玉這個問題,老頭子很滑頭地回應:“買跑車、英國煙絲有何奇怪?開心就是,沒什麼了不起的。問我的金錢觀?我不想談錢。不想把給家鄉出資和錢的問題聯繫在一起。”
  老頭只是說,“對家鄉的愛反映在恨上,太愛她因此恨她。”
  星雲大師:不要看我的字,看我的心
  昨天,“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2013中國大陸巡迴”在省博物館展廳二展出,這是“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首次在廣州展出。大師還現場揮毫,寫下他著名的“一筆字”。
  “寫出西來大學,鼓勵我寫字信心”
  說到寫字,星雲大師回顧,1980年代,他在臺北普門寺,“我在白紙上寫字,有一名信徒走近我身旁,給我十萬塊新臺幣,我趕緊退還,他怎樣都不接受,我就拿起剛寫好的“信解行證”四個字,說,‘好吧,這紙就送給你’。”
  當時大約有400人在拜懺,大家紛紛藉此機會說,我們也出十萬塊,請大師送一張字。
  因為信徒盛情不好拒絕,兩天下來,收到了好幾千萬,“忽然有了這麼多錢,怎麼辦才好呢?正好美國洛杉磯要籌建“西來大學”,我就把這筆錢捐給籌建學校了。不管字好與不好,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可以藉由寫字的因緣,寫出一個西來大學來,就鼓勵了我寫字的信心。
  “我還有慈悲心,可以給你們看”
  星雲大師為佛教高僧,但也有自卑事。“我覺得我這一生有三個缺點,第一,我是江蘇揚州人,至今鄉音難改,尤其學過多次的英文,日語,都沒有成功;第二,我不會唱歌,五音不全,梵唄唱誦不好,實在愧為一個出家人。第三,我不會寫字,因此就沒有信心。”
  但是寫字寫來一個“西來大學”,讓大師對寫字的信心有了不同的理解。“所以,我常對人說,你們不可以看我的字,但可以看我的心,因為我還有一點慈悲心,可以給你們看。”
  “把菩薩心、羅漢心、佛心給大家看”
  今年87歲的星雲大師,因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書,也不能看報紙,“那就寫字吧!”他只能算好字與字之間的距離有多大空間,一沾墨一揮而就,如果一筆寫不完,就不知道第二筆要從哪裡開始了,“只有憑著心裡的衡量,不管要寫的這句話有多少字,都要一筆完成,才能達到目標,所以就定名‘一筆字’。”
  星雲大師始終不認為自己的字寫得好,“不要看我的字,看我的心,我一直要求自己,樹立自己的人格,道德給人賞讀,效法剖心羅漢,把菩薩心、羅漢心、佛心給大家看。”
    (原標題:兩泰斗級人馬相聚羊城辦展)
創作者介紹

手提包

uw88uwoi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