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時節,碩果盈枝。記者來到革命老區山西省武鄉縣,武鄉電廠5年來“冰火兩重天”的經營逆轉,令人稱奇。
  這些年煤炭價格一個勁兒地漲,因為吃不起“工業糧食”,武鄉電廠從2008年起4年共虧損22億元,去年上半年,發電機組被迫停機11次,“連沒到手的電費都抵押給銀行了”。而如今,“爐子有料了,職工有勁了,銀行有信心了”。總經理謝月強揚眉吐氣地說:“我們一年要乾3年的活。”
  去年,山西焦煤西山煤電集團從華電山西能源公司併購了武鄉電廠,當年扭虧,職工工資漲了四成。而且,今年煤炭企業“好景不長在”,武鄉發電廠吃掉的煤,“反哺”了西山煤電。
  武鄉電廠“先苦後甜”的經歷,正是山西煤電關係的縮影。掰了20多年的手腕,這對“冤家對頭”終於握手言歡,通過一體化發展,從“掰手腕”變為“一家親”。
  妙招解開20年“煤電疙瘩”
  風水輪流轉,如今輪到“煤老大”日子不好過了。
  一條“中國太原煤炭交易綜合價格指數”曲線,從今年3月一路走低,到9月已降了20個百分點。今年初,山西省屬5大煤業集團有3個凈虧損;上半年,全省煤炭外銷量僅增長0.1%,庫存創近年來新高。
  煤賣不出去的辛酸,煤炭人記憶猶新:10噸好煤拉到電廠,先給你扣掉1噸煤矸石,“不願賣?拉走!”煤礦企業銷售人員對此既憤怒,又無奈,只能揣著尷尬回來。
  而電廠吃不起煤的日子,同樣凄惶。煤企“漲價漲到連自己都不好意思”之時,就是電廠“發電即賠本”之日。漳澤電力集團2007年盈利7億元,2008年就因為煤炭成本上升虧損8億多元,“有一半職工流落市場,連退休金都發不了。”董事長文生元說,煤電由此結下了“梁子”。
  山西是我國“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轉型跨越的關鍵看產業,能否做好煤電這篇大文章,是檢驗綜改區成績的重要標誌。
  由此,“推進煤電一體化,構建和諧煤電關係”,成了山西又好又快發展的“華山一條道”。2012年7月,按照“政府引導、資源合作、一廠一策”的辦法,山西省開始推進以股權為紐帶的煤電聯營和以契約為紐帶的長協合同機制。截至今年6月,全省34戶主力火電企業,已實現煤電聯營24戶,18戶與煤炭企業簽訂了長協合同。今年上半年,這些火電企業累計盈利12億多元,一舉扭轉了連續多年全行業虧損的局面。
  “煤電聯營”這隻螃蟹,也不是那麼好吃的——結怨多年的“煤電疙瘩”,早不行、晚難成,偏偏今朝解得開。省長李小鵬分析,是占了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是指精準把握住了市場形勢和宏觀政策。去年以來煤炭行情看跌,許多電廠也遇到困難,形勢讓二者願意談;去年國家啟動電煤價格並軌和市場化改革,山西省抓住了機遇;長期的煤電市場化改革積澱,也為“聯營”備好了“產床”。
  “地利”是說山西煤挨著電、電貼著煤,天生就適合搞“聯姻”。國家《煤炭工業發展“十二五規劃”》里也明確提出:依托14個大型煤炭基地的資源優勢,建設16個大型煤電基地。
  “人和”是主觀努力。“多年的煤電糾葛,沒有煤電人識大體顧大局,聯營辦不成,”李小鵬說,“要特別感謝有關部委和央企的理解支持。”
  棋高一著,全盤皆活。今年上半年,雖然煤炭市場不景氣,山西省的GDP增速、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和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以市場之手“熨平”價格曲線
  其實,山西省構建和諧煤電關係,另有深意。要通過市場之手“熨平”價格,讓煤電“均均衡衡地過日子”,穩住全省經濟的基本面,為山西轉型跨越贏得空間。
  山西省的“煤電一體化”主要有兩手:以股權為紐帶的煤電聯營,包括煤電企業相互控股、參股和合資組建新的煤電公司;以契約為紐帶的長協合同機制,合同要求期限3年以上,並且有煤炭交易數量和定價機制。省煤炭廳副廳長牛建明笑稱:“結婚或者長期戀愛,自由自主,政府不搞‘拉郎配’”。
  2012年11月底,中國電力投資集團所屬上市公司漳澤電力因連年虧損面臨退市,協議轉讓給同煤集團,漳澤電力向同煤集團定向增發股份獲得配套融資資格,同煤集團則將豁口和錦程兩座煤礦註入漳澤電力。這一重組皆大歡喜:同煤集團一舉成為省屬最大的發電企業,電廠資產“搭車”整體上市,同時可消化同煤1000萬噸產煤;漳澤電力今年4月在深交所摘掉了ST帽子,從此“吃煤”不用發愁。
  山西煤電聯營高潮迭起。今年5月,山西煤銷集團與山西國際電力合併重組為晉能集團,成為涵蓋煤炭、電力、煤層氣、天然氣、風能、太陽能的能源集團;潞安集團和格盟集團在10個煤炭項目和10個電力項目上交叉持股,涉及煤礦產能3030萬噸/年、電力總裝機1200萬千瓦;焦煤集團參與重組大唐集團4個電廠,總裝機規模達462萬千瓦。
  山西省經信委副巡視員樊文彬坦陳,以前煤電企業之間在政府的撮合下,也簽訂了不少合作協議,但“有量無價要素不全,簽訂時就沒想要好好執行”。那麼此次長協合同,命運如何?
  今年8月,晉煤集團與華電集團、國電集團、大唐集團和電力投資集團達成一致,簽訂了3年期共計4830萬噸的煤炭購銷長期合作協議。晉煤集團董事長武華太以大唐陽城電廠為例介紹,兩家企業結合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的價格指數,確定了5種結算方式,並通過3個月的日常和突變價格模擬運行,滿足雙方利益訴求。“只要能鎖定市場價格波動,不簽‘長協’就吃虧了。”
  要想鎖定煤炭價格波動,得聽聽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裡發出的“太原聲音”。2013年2月,山西正式啟動煤炭現貨交易,6330戶交易商在交易中心註冊,截至9月底,中心煤炭現貨交易總量近10億噸,交易金額6000多億元。這些電子化數據,又在5月催生出國內首個煤炭生產地價格指數——太原煤炭交易價格指數。從此“太原指數”讓長協合同雙方鎖定價格波動有了參照系。
  “用股權合作‘熨平’價格,用長協合同‘鎖定’價格,讓價格機制的形成來自市場,讓企業根據市場形勢自主決策,這就是山西煤電的市場化之路。”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主任曲劍午說。
  “政府真改革,企業不白忙”
  同煤集團重組漳澤電力雖是“榫對準了卯”,但當時阻力仍很大。
  文生元回憶:“集團公司領導層對重組意見不一致,為此一個總經理助理還辭了職。”“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中央電力企業‘下嫁’給地方煤炭企業”,參與重組談判的同煤集團戰略規劃院院長谷泉說:“面臨跨行業、跨區域和行政障礙,沒有政府居間協調,辦不成。”
  煤電利益長期糾葛結下的“梁子”,並非可以一笑而過。“簡單說,就是‘市場煤’和‘計劃電’的關係,二者的改革推進不協調”,漳澤電力副總經理葉寧華解釋。
  除了市場這隻手,政府應在哪裡發揮作用?
  山西省在清理企業稅費負擔時發現,國家和省一級加在煤炭上的稅費每噸平均100元,而市級以下政府征收的費用每噸從5元到120元不等。有些地方隨便向企業拉贊助,修路架橋的事更少不了煤炭企業。
  改革重點首先是釐清政府權限,為煤電聯營掃清障礙,鋪路架橋。一位企業負責人說:“政府真改革,我們才不瞎忙活。”
  為此,山西省政府連續出招:將煤電聯營列為綜合改革試驗的實施方案,明確目標、責任部門和推進措施;對已經實施煤電聯營的發電企業,通過“債轉股”、“優惠利率”、“財政貼息”等形式扶持;安排煤電聯營專項獎勵電量33億千瓦時,提高發電機組的利用小時數;按照國家推行“煤炭資源稅”改革的要求,全面清理涉煤稅費項目和標準,減輕煤炭企業的負擔。
  同時,山西省還穩步推動煤炭現貨、期貨交易,探索建立煤炭儲備機制,這些措施,無一不是市場導向。“其實煤電聯營的經驗也是來自於企業的探索,政府不過是順勢推了一把。”李小鵬說。
  今年8月,國家能源局首次下放低熱值煤發電項目部分核准權,將1920萬千瓦低熱值煤發電項目的核准權委托給山西省政府。目前,山西省已通過“低熱值煤發電項目核准實施方案”,“優選科學化、門檻標準化、程序透明化和監督全程化”,通過20條具體措施來“篩篩子”,核准條件甚至高於國家標準。“山西決心走出行政審批權‘一放就亂’的困局,使其成為行政審批改革創新的‘樣板工程’。”山西省政府副秘書長白秀平說。
  “輸煤變輸電”,來日更值期待
  9月24日,記者來到山西焦煤集團古交電廠。寬敞的儲煤棚里,兩堆人字形的煤堆各高18米、重3萬噸。堆料機把來自附近5個礦的煤,配比堆出123層,而亞洲最大的料耙源源不斷地將它們喂給鍋爐,點亮千家萬戶。
  古交電廠是真正的坑口電廠,5個礦中最遠的不超過8公里。電廠隸屬於興能發電公司,山西焦煤西山煤電公司持股80%,其餘為華電公司所有。總經理薛聰在華電搞了幾十年的電,如今和他300多人的團隊“照看著煤企的電廠”。
  煤電一體化的生態環保價值不容低估。有了低熱值燃料項目的自主審批權,山西正圍繞晉北、晉中和晉東南三大煤電基地,規劃佈局建設一體化的低熱值煤電廠,預計每年消耗煤矸石、中煤、煤泥8000多萬噸。古交電廠一年吃掉的500多萬噸煤,全是煤泥、洗中煤等低於4000大卡的低熱值煤,等到電廠三期兩台60萬千瓦機組投產,就能吃完古交地區所有的低熱值煤。如果把這些副產品、邊角料堆積起來,對環境的破壞可想而知。
  推進煤電一體化,山西省鼓勵發展煤礦、洗煤廠和電廠為同一投資主體控股的項目。新建燃煤發電項目原則上都按坑口電廠的要求規劃,對此類項目優先立項、報批和投產。目前,全省已實施煤電一體化項目31個,裝機容量達1031萬千瓦。
  近年來,山西轉變觀念,推進“輸煤變輸電”戰略,規划到2015年,自用裝機容量實現5500萬千瓦,外送裝機容量達到4500萬千瓦。目前,已先後與湖北、江蘇、浙江、山東、湖南、北京等省市簽訂了外送電5200萬千瓦的協議。形勢喜人,隱憂亦存:隨著電力產能的發展,電力外送能力受到制約的問題日益凸顯。“要呼籲國家在輸電網絡建設上向山西傾斜,擴大其外送能力,否則電力窩在山西,會造成較大浪費。”山西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潘秀寶說。
  煤電聯營,讓山西轉身向綠,發展升級。日前,山西又迎來好消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將嚴格實行煤炭消費總量控制,淘汰燃煤小鍋爐。這將為山西煤電產業發展,帶來廣闊的市場空間。  (原標題:從“掰手腕”到“一家親”)
創作者介紹

手提包

uw88uwoi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